大慈寺

201306141836501608地理位置

  大慈寺位于成都市东风路一段

4153960620100118132302072_640

  寺院简介

  大慈寺位于成都市东风路一段。相传始建于隋唐时玄宗赐名“敕建大圣慈寺”,寺内的楼、阁、殿、塔及各种神像、佛像、画像构成了一座“精妙冠世”的艺术宝库。

  大慈寺位于成都市东风路一段,古称“震旦第一丛林”,成都著名古寺。相传始建于隋朝,唐玄宗赐匾“敕建大圣慈寺”。唐代名僧玄奘曾在这里受戒。唐代扩建后,规模宏大壮观,当时寺内有96个院子,楼、阁、殿、塔、厅、堂、房、廊共8524间,壁上有各种如来佛像1215幅,天王、明王、大神将像262幅,佛经变像114幅。所有画像“皆一时绝艺”,是一座极其珍贵的艺术宝库。宋苏轼誉为“精妙冠世”。宋李之纯《大圣慈寺画记》称:“举天下之言唐画者,莫如大圣慈寺之盛。”

  大圣慈寺,历经兴废,多次毁于兵火。现存诸殿系清代顺治后陆续重建。殿宇有天王、观音、大雄诸殿及说法堂、藏经楼等。大雄殿、藏经楼以峡石为柱,雄伟壮观。寺内殿宇宏丽,院庭幽深,古木参天。

 


  寺院历史

  唐武德元年(618年),三藏法师玄奘从长安到成都,随宝暹、道基、志振等法师学习佛教经论。武德五年(622年)春,玄奘在成都大慈寺律院受戒并坐夏学律。玄奘在成都四五年间,究通诸部,常在大慈、空慧等寺讲经,为蜀人所景仰。玄奘不以此为满足,乃泛舟三峡,取道荆州至长安,实现他赴西天取经之壮举。 唐天宝十五年(756年),安禄山攻陷长安,唐玄宗避难成都。玄宗见大慈寺僧人英干在成都街头施粥,救济贫困百姓,并为国家祈福。他深受感动,乃为英干敕书“大圣慈寺”匾额,赐田一千亩。次年,无相禅师重建大圣慈寺,凡九十六院八千五百四十二间。贞元十七年(801年),韦皋镇蜀,扩修大慈寺普贤阁,又凿解玉溪流经寺前,使大慈寺环境更趋完美,成为唐代颇具声望的讲经胜地。唐穆宗长庆二年(822年),高僧知玄(悟达国师)讲经于普贤阁下,听众每日达万余人。

  唐会昌五年(845年),武宗灭佛,大慈寺[1]因有唐玄宗题额,故“不在除毁之例”,是当时成都唯一保存下来的佛寺,也是当时蜀中规模最大的佛寺。

  由于唐玄宗、唐僖宗先后幸蜀,许多著名画师也聚集成都,使成都绘画之风大盛。仅在大慈寺中,就有壁画千余堵,留下作品的全国知名画师多达六七十人。据宋代李之纯《大圣慈寺书记》载:“举天下之言唐画者,莫如成都之多;就成都较之,莫如大圣慈寺之盛。”宋代范成大《成都古寺名笔记》、黄休复《益州名画录》等书,对大慈寺壁画作者及内容也多有记载。宋嘉祐元年(1056年),苏轼与其弟苏辙游大慈,对唐代佛画大师卢楞伽的作品倍加赞赏,称大慈寺壁画“精妙冠世”。

  唐宋时期的大慈寺,是中、韩、日三国佛教学术交流之重地。唐代新罗国(今韩国)无相禅师,原为新罗王子,开元十六年(728年)到长安,受到唐玄宗召见,后入蜀参拜智洗、处寂禅师,深得法要。玄宗幸蜀,复获召见,并命重建成都大慈寺,广开讲席,宋人认为是第455尊罗汉转世,是净众、保唐禅派的创始人。宋代道隆禅师,十三岁出家于大慈寺,在寺学成之后,淳祐六年(1246年)率徒东渡日本,首传禅法,后嵯峨天皇特召谒见,并敕迁建仁寺。道隆在日本三十二年,弟子众多,其名望可与唐代鉴真和尚相比。道隆示寂后敕赠“大觉禅师”,为日本有禅师谥号之始。

  大慈寺在唐宋极盛时,占有成都东城之小半,是当时成都的游览名区,每逢庙会更加热闹。大慈寺附近商业繁荣,寺前形成季节性市场,如灯市、花市、蚕市、药市、麻市、七宝市等。同时,解玉溪两岸还形成夜市。从《方兴胜览》“登大慈寺前云锦楼观锦江夜市”和田况诗《登大慈寺阁观夜市》的记述中,说明了宋代大慈寺附近夜市的盛况。夜市习俗,一直沿袭到近现代。

  明宣德十年(1435年),大慈寺毁于火灾,明末复毁。清顺治间重修,知府冀应熊为书“大慈寺”匾额。同治六年(1867年)再次重修,中轴线上建筑为山门殿、弥勒殿、观音殿、大雄宝殿、说法堂及藏经楼、接引殿(1958年辟东风路拆除),两旁建筑为客堂、斋堂、禅堂、戒堂等,共占地四十余亩,山门殿上方,刻有四川按察使黄云鹄榜书“古大圣慈寺”石匾;各殿堂石柱上,刻有清代名士顾复初等撰书的楹联。1981年,公布大慈寺为成都市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改建大慈寺为成都市博物馆。2003年底,经成都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大慈寺恢复开放筹备小组。2004年4月8日,大慈寺正式对外开放。2005年6月25日,大恩大和尚荣膺成都大慈寺中兴第一代方丈。

  现在山门上的“古大圣慈寺”五字,落款日期为光绪六年(1880年)腊月初八,距今已一百二十多年,这说明该匾并非民间传说的唐玄宗或唐熹宗所书的御匾。古匾高约70厘米,长约3米,为红石雕刻而成。年款为“光绪六年佛成道日”(即农历腊月初八),落款为“楚蕲黄云鹄书”。其两旁各有一小石匾,分别刻有“真解脱门”、“大光明路”字样。

  黄云鹄(1819-1998)为清代著名书画家,字祥人,号芸谷,是湖北蕲春人,清咸丰三年进士,历任兵部郎中、成都知府、建昌兵备道按察使等职,回乡后主讲江汉书院。桂湖碑林的龙藏寺碑宫、雅安蒙山永兴寺、白马寺喷珠泉都曾留下过他的书法作品。

 

四川成都大慈寺

  寺院文物

  历史上,“大慈寺”最有特色和影响的文物是名画和铜佛。据专家评价:该寺所有画像“皆一时绝艺”,是一座极其珍贵和罕见的艺术宝库。据宋代黄休复《益州名画录》及范成大《成都古寺名笔记》等史料记载:该寺壁上有各种如来佛像1215幅,天王、明王、大神将像262幅,佛经变像114幅。宋苏轼曾誉为“精妙冠世”。宋李之纯《大圣慈寺画记》称:“举天下之言唐画者,莫如大圣慈寺之盛”。特别是描述五代时四川著名得得和尚(贯休)的《渡海罗汉图》(平等阁藏《中国名画集》(1934年上海有正书局出版)上册第七幅所绘)最为有名。原藏家狄平子在原画左边有一题记:“此幅原绢上,有僧来复题云:蜀僧贯休临唐卢棱伽过海罗汉图,藏在成都大圣慈寺六祖院内罗汉阁。后五百年弟子来复游方过此,恭观敬题。云云”;据说,该寺的铜佛、石佛也曾有大小数百尊。均先后被战、乱所毁。其中,最有名的有两尊:一尊毁于1927年;一尊曾保存至解放后。

  宋代尚书侯继图,在成都做官时的政绩并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倒是他游大慈寺的一段奇妙姻缘传为诗中佳话。宋人的《玉溪论事》记载说:侯继图即使做官,也保持着温文尔雅的儒士风范,时常光顾成都的文化名胜大慈寺。 “一日秋风四起,(侯继图)倚栏于大慈寺楼,有大桐叶,飘然而坠。”上有诗云:拭翠敛双蛾,为郁心中事。

  搦管下庭除,书成相思字。此字不书石,此字不书纸。

  书向秋叶上,愿逐秋风起。天下有心人,尽解相思死;

  天下负心人,不识相思意。有心与负心,不知落何地。

  而且,叶上的字体也十分秀美。于是,候继图将题诗桐叶带回家珍藏起来。五年之后,候继图娶了成都一位豪门闺秀任氏为妻。任小姐不仅美丽聪慧,而且精通诗文,但时常为这场不由自主的婚姻闷闷不乐。一次,任小姐无意中发现题诗桐叶,极为惊讶。这正是她五年前游大慈寺时,在桐叶上写下的诗。她把题诗桐叶拿到侯继图面前,问道:“此是妾书叶时诗,争(怎)得在公处?”侯继图回答说:“在大慈寺阁上倚栏得之。”任小姐开心地笑了。侯继图接着又说:“即知今日聘君非偶然也。”从此,夫妻俩恩爱有加,侯继图也是官运亨通。 从侯继图与任小姐的故事,联想到了《本事诗》的记载:唐代诗人“顾况在洛东门,坐流水上,得梧叶上诗云:

  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

  顾况第二天也在桐叶上题诗:

  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

  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欲寄谁?

  将其投向流经皇宫的小溪。过了十余日,有人又得诗:

  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

  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流取次行。

  并拿给顾况看。顾况见之,不禁黯然神伤、摇头叹息。

  《唐诗纪事》说诗人卢渥从御沟也拾得一首绝句: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还有《青琐高议》,以及《侍儿小名录》都有类似的记载。这一切皆让人倍感凄凉。而发生在成都的桐叶题诗,则让人感到幸福。故事反映出古代文人心目中的成都,总会给人们带来心想事成的快乐。

 

四川成都大慈寺

  寺院主持

  大恩法师,四川德阳市人。俗姓韩。1951年出生于一个佛教世家的家庭,从小受佛法熏习。1980年,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开始逐步落实,便在文殊院依止光性法师剃染,成为四川省文革后第一个出家的年轻人。光性法师是位持律严谨的老修行,鼓励弟子要“勤修三学上报四恩”。时值中国佛学院恢复招生,大恩法师亦被录取,于是成为文革后四川省第一位进入中国佛教最高学府的学僧。同年12月在北京广济寺礼净严大和尚为律师,受具足戒,成为比丘。

  大恩法师持律严谨道学行义纯诚厚德,有古人之风,安重寡言,尤为居士尊敬,时时检责,勿使声名利养有萌于心。从2003年底受命于成都大慈寺恢复开放筹备小组组长以来,至2004年四月八日正式开放,不到半年光景,使这座历史上有名的而面貌全非的古刹,法矩重燃,佛像庄严。充分展示出大恩法师住持丛林,惠与德两者并济的才能,大恩法师发誓率领大慈寺两序僧众,将大慈寺建设成为佛教文化研究与弘扬的基地,开展佛教哲学讲座及佛教基础知识讲座,指导信教群众的学修,坚持正信,反对邪教,使之成为现代寺院弘化模式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