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通寺

01300512477263133419376064970

圆通寺位于昆明市区内的圆通街,是昆明最古老的佛教寺院之一,已有1200多年的建寺历史。同时它也是昆明市内最大的寺院。它始建于唐朝南诏时代,初名补陀罗寺。元朝大德五年(公元1301年(辛丑年))建圆通寺,元朝皇帝“赐玺书嘉”。扩建工程历时18年,直到元延祐六年(公元1319年(己未年))才告完成。明朝时,圆通寺得到扩建,山顶又新建接引殿。清朝时也得到多次重修。

坐落在圆通山南,前临圆通街,后衔圆通山,与昆明动物园毗连,布局严谨、对称,主体突出,是昆明最古老的佛教寺院之一。圆通寺坊表壮丽,林木苍翠被誉为“螺峰拥翠”、“螺峰叠翠”,一直是昆明的八景之一,如同一座漂亮的江南水乡园林。从建筑学上讲,它闹中求静,以小见大,并借背后螺峰山之景,形成别具一格的水院佛寺,在中国的造园艺术中具有独特的风格;圆通寺正门位于圆通街,进入寺院越向里走,地势越低,这在我国寺庙建筑上是较为罕见的“倒坡寺”。从唐时南诏国在此建“补陀罗寺”算起,圆通寺已有1200多年的建寺历史,是中国最早的观音寺,比浙江普陀山的观音道场还早100多年。同时,它也是现在昆明市内最大的寺院,在中国西南地区和东南亚一带都享有盛名。云南省和昆明市的佛教协会都设在这里。圆通寺由大乘佛教(又称北传佛教)、上座部佛教(俗称小乘佛教)和藏传佛教(也就是喇嘛教)三大教派的佛殿组成,以大乘佛教为主。

增建寺前的八角亭和四周水榭回廊,开辟了圆通胜境、胜境坊、前门以及采芝径,形成园林、景色和宗教寺庙融为一体的佛教圣地。圆通寺有高大壮观的圆通胜景坊、圆通宝殿、八角亭,有我国内地目前独一无二的一座上座部佛教佛殿——铜佛殿。殿内铜制的释迦牟尼坐像(高3.5米,重4吨)与圆通宝殿的释迦牟尼塑像,形态各异,显示了佛教两大部派间的差异,令人大开眼界。圆通寺外表壮丽,殿宇巍峨,佛像庄严,楼阁独特,山石嶙峋,削壁千仞,林木苍翠,吸引历代诗人墨客留下了许许多多赞美的诗句,并被誉为“螺峰拥翠”、“螺峰叠翠”,一直是昆明的八景之一。现在经过大修,更显其风采,如同一座漂亮的江南水乡园林。从建筑学上讲,它闹中求静,以小见大,并借背后螺峰山之景,形成别具一格的水院佛寺,在中国的造园艺术中具有独特的风格。圆通寺内青山、碧水、彩鱼、白桥、红亭、朱殿交相辉映,景色如画。与其他佛寺不同的是,进山门后不是上坡,而是要沿着中轴线一直下坡,大雄宝殿地处寺院的最低点。寺宇坐北朝南,富丽堂皇,整个寺院以圆通宝殿为中心,前有一池,两侧设抄手回廊绕池接通对厅,形成水榭式神殿和池塘院落的独特风格。殿内供奉有清光绪年间精塑的三世佛坐像,大殿正中两根高达10余米的立柱上,各塑有一条彩龙,四壁还塑有五百罗汉像,均堪称中国佛寺中的上乘之作。

滇池地区现存的佛寺中,建造最早,历史最为悠久的佛寺当数圆通山下的圆通寺。昆明市内最大的佛教寺庙,也是云南省和昆明市佛教协会的所在地。

唐永泰元年(765年),南诏在滇池北岸筑拓东城,同时,也建起了一批具有南诏佛教特色的寺院,建于拓东城东北郊螺峰山山崖下的补陀罗寺就是其中之一。而补陀罗寺即为圆通寺的前身。

“补陀罗”是梵文potalaka的译音,亦有译作“布达拉”,或“普陀”的,意译是“开着小白花的光明山”,为观音道场。“圆通”是观音三十二名号之一,观音又称为“圆通大士”。所以,“补陀罗”也好,“圆通”也好,都是供奉观音的寺院。

佛教称观世音为大慈大悲的菩萨,有多种化身,苦难众生只要诵念其名号,观世音“观其音声”,即时前往拯救。所以很受信众的欢迎。观音随着西藏佛教密宗传入云南,最早在洱海边落脚,成为云南佛教密宗主要偶像之一。南诏王公把拓东城视为“东都”,建城伊始,便建造观音寺补陀罗寺,当在情理之中。这座“补陀罗寺”是中国最早的观音寺之一,比四大佛教名山之浙江普陀山要早100多年。

在汉传大乘佛教中,观音为阿弥陀佛的左胁侍,名列“南海三圣”之一,也是四大菩萨之一。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该寺的佛教流派虽然有所演变,但作为观音的道场,却总是一脉相承。

补陀罗寺存在了400多年,毁于元初的战火,寺宇成为废墟。元大德五年(1301年(辛丑年))至延祐六年(1319年),元人用了18年的时间,在补陀罗寺废墟上重建规模较大的寺院,并更名为圆通寺。圆通寺建成后,改由汉传佛教禅宗的名僧主持,遂成为本地禅宗最早的丛林之一。明季,圆通寺围入城内,并得到云南的最高统治者黔国公沐氏家族的特别关爱。圆通寺是沐氏做佛事的主要场所,沐氏也成为圆通寺的大施主。沐氏家族多次捐资募资修葺扩建,圆通寺进入全盛时期,成为昆明城内最大的佛寺。清代康熙八年(1669年),吴三桂统治云南时作过一次较大的修葺,山门南移至今圆通街面,并建“圆通胜境”牌坊和八角亭,奠定了今日圆通寺的基本格局。

同治十年(1871年),大水淹寺,佛像遭损坏。光绪年间重修佛像时,将大殿供奉的主尊改成了释迦牟尼“三身佛”,但是,大殿并没有按常规改为“大雄宝殿”,仍然保留了“圆通宝殿”的名称。因此,出现了观音殿供奉如来佛的奇观。圆通寺本为观音道场,观音寺不能没有观音,于是,观音便进了大殿前的八角亭。

圆通寺前临五华山,后接螺蜂山(圆通山),地处两山之间的谷地,因此,进入山门后便是一路向下的缓坡,精美的圆通胜境坊便屹立于缓坡的中段,坡底便是天王殿,分列着护持一方天下、劝善惩恶、兼司风调雨顺的“四大天王”。天王殿后,便是放生池。

“不杀生”居佛教戒律之首。佛教认为,杀生为最大的恶业,受恶报;放生为最大的功德,是善举。圆通寺的放生池方正扩大,中心是垂檐翘角,轻盈秀丽的八角亭,周围以水榭回廊环绕,令人仿佛置身园林之中。肃穆的佛教寺庙与轻松的园林风格浑然一体。放生池中间两座三孔石桥,暗含佛教“普度众生”的妙旨,同时又把天王殿、八角亭、圆通宝殿沿寺院中轴线连成一个层层递进的整体,与两侧的水榭曲廊一起,组成别具一格的全国罕见的“水苑式”建筑群。

圆通宝殿是中心正殿,面阔7间,重檐歇山式建筑。其琉瓦飞甍,梁柱粗壮,斗拱华丽,彩绘绚烂,气势宏阔。近年又进行了落架大修,但无论用材还是样式,基本保留了清代的原貌。

圆通宝殿中的佛像众多,大体上按照一般大雄宝殿的主次规矩排列供奉,但也有与众不同之处。一是殿内主佛两侧有龙柱一对,高达10米,雕青黄二龙,舞爪裂须,作欲斗状。这种代表皇帝的符号出现在寺中,这在其他“大雄宝殿”内实属罕见。二是殿中佛教诸佛、菩萨、罗汉及道教众仙共处一堂,蔚为奇观。三是作为观音侍童的善财童子和龙女跻身如来堂前,保留着观音殿的遗风。

当然,这些独特之处并非空穴来风,它们反映了圆通寺的历史演变。龙柱的来历据说是因为明建文帝朱允汶“靖难之变”后,逃到云南,在武定狮山正续寺出家为僧。期间,为避免明成祖派人跟踪,他曾在这里久居。这对龙柱含蓄地表达了真龙天子与佛祖的相互关系。两个童子的存在,从一个侧面证明大殿原本的主尊不是三身佛,而是观音。还有:圆通胜境牌坊上面木雕的八洞神仙、南极、三星均为道教神仙;大殿内两壁上的道教泥塑仙官;衲霞屏上斗大的“寿”字;道教张三丰、吕洞宾的石刻画像等。就在这悬崖峭壁下,还曾建过道教建筑吕祖殿和玄天阁。道教众仙出现在佛堂,则体现了云南宗教佛道并存的特点。

近年来,圆通寺又不断进行了大修和增建,面貌焕然一新。其中,1990年建成小乘佛寺铜佛殿,后又在东边配殿增设藏传佛教的殿堂。这样,就把我国佛教的三大体系,汉语系佛教(大乘显宗)、巴利语系佛教(南传上座部佛教)和藏语系佛教(大乘密宗)汇聚一起,代表了云南佛教体系完备的特点。这在全国似乎是绝无仅有的。

藏传佛教的殿堂虽简明朴素,但极具象征意义。藏传佛教殿堂殿内中尊“摩诃古日如来佛”即释迦牟尼佛祖。右尊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的领袖宗喀巴,左尊是藏传佛教宁玛派(红教)的创始人莲花生大师,他们都是“祖师”级的高僧。

小乘佛寺铜佛殿是一座精美的泰式建筑,外观纤巧、流金溢彩。殿中供奉着泰王国佛教界赠送的释迦牟尼铜佛像,这尊鎏金铜佛高3.13米,重4.7吨,体态轻盈,手臂浑圆,曲线流畅、面貌端庄,充分体现了南传佛教佛像特点。

铜佛殿内挂着四幅彩画,内容为释迦牟尼出家、成道、初转法轮、涅盘四圣迹;分别由昆明华亭寺、滇西鸡足山、版纳总佛寺和中甸归化寺敬献。它象征着云南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同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和谐统一。

铜佛殿后是摩崖绝壁和潮音洞、咒蛟台等景点,历代石刻颇多。传说洞中有蛟龙作祟,时常引发洪水,便请晋宁盘龙寺开山祖师觉照筑台念经,镇住了蛟龙,消除了水患,这座念经的平台便称为“咒蛟台”。相传曾是驰名海内外的大观楼长联作者孙髯翁晚年卖卜居住处。

从前的圆通寺周围景色秀丽,寺后绝壁峭拔,山色葱笼,林木苍苍,崖下泉水淙淙,朝霞、夕照辉映于石壁之上,涂金抹丹,绚丽动人。清人尚有“水声琴韵古,山色画图新”诗句和“衲霞屏”的题刻。如今虽为楼群所包围,但寺院内却是青山叠翠、宝殿彩坊、水榭长廊,闹中求静,别有洞天,有联云:“古刹居闹市,车水马龙,看你如何安身,触目均为纷扰相;佛缘往心灵,游客观众,是谁能够敬意,随机所到极乐园”。

圆通寺现为云南省、昆明市佛教协会的所在地,是重要的佛教文化胜地和旅游景点,在东南亚一带颇负盛誉。1998年被公布为云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19-13032614103Q10

2013-3-19-3-30-14

OLYMPUS DIGITAL CAMERA

t012a7250bde1e897be

索马普拉(巴哈尔布尔的毗河罗遗址)

pics_guyiting2000_1385789548

巴哈尔布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位于瑙冈地区东北角,北纬25度02分,东经88度59分。

这个寺庙是七世纪以前大乘佛教在孟加拉兴起的见证。它被称作大寺院,直到十七世纪这里都是著名的文化中心。这个寺院的设计完美地适合举行宗教仪式,它简单和谐的线条及许多雕刻装饰,代表了独一无二的艺术成就,其影响远到柬埔寨的佛教建筑。

该遗址的主体建筑是一座带有围墙的大型砖制寺庙,该庙占地9公顷。在巴哈尔布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的地下发掘出大量精美的雕刻品,这些雕刻大多是从高达20多米的神庙的基座下发现的。据考证,这座名叫“索马普拉” 的寺庙是公元8世纪达马帕拉国王在位时期修建的。索马普拉寺庙建成之后的几百年内历经洗劫掠夺,这种糟糕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公元12世纪印度教徒接管该寺时。在此之后索马普拉寺逐渐衰落、失修,直到被遗弃。十九世纪初,巴哈尔布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被发掘出来,这在当时是世界考古重大发现之一,大约100年后,巴哈尔布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整座寺庙位于一个四方形的庭院之中,每边的边长大约为900英尺,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厚度约16英尺,高度介于12英尺至15英尺之间不等。北面是一群精致的大门建筑体,除了北面有45个单人房间之外,其余三面还有的房间总数是177个。这些呈金字塔、十字形的庙宇,在建筑风格上明显的受到了一些东南亚国家,特别是缅甸和爪哇等国的深刻影响。

1956-1957年间为这处遗址修建的一座小型博物馆中,收集了各种从该地发掘出来的有代表性的物品。同样,其中的一些发掘物在位于博物馆里也有所收藏。这些古老的遗物包括作装饰用的瓷片、神态变化万千的神像、陶器、硬币、碑铭、装饰性的砖形物以及各种小巧玲珑的粘土制品。

1401172077711

a5c27d1ed21b0ef46ee5f2d8ddc451da81cb3e22

未s题-1

未标题-1

婆罗浮屠

mf841-02705252

婆罗浮屠位于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大约于公元750年至850年间,由当时统治爪哇岛的夏连特拉王朝统治者兴建。“婆罗浮屠”这个名字的意思很可能来自梵语”Vihara Buddha Ur”,意思就是“山顶的佛寺”。后来因为火山爆发,使这佛塔群下沉、并隐盖于茂密的热带丛林中近千年,直到19世纪初才被清理出来。与中国的长城、印度的泰姬陵、柬埔寨的吴哥窟并称为古代东方四大奇迹。

在印度尼西亚语中,庙宇又被称为坎蒂(candi)。这个词也被随意地用于描述任何古代建筑,比如:门框和浴池。婆罗浮屠的命名来源并不清楚,尽管印度尼西亚多数古代庙宇的原名都已经失传。“婆罗浮屠”这个名字最早出现在斯坦福.莱佛仕爵士的书《爪哇历史》中。莱佛士记载了一座称为“婆罗浮屠”的佛塔,但没有更早的资料记录相同的名字。唯一记载这座佛塔线索的爪哇古老手稿是Mpu Prapanca于公元1365年所著的Nagarakertagama,其中称一座佛教庙宇为“浮屠”(Burdur)。这座浮屠很可能就是婆罗浮屠,但此手稿没有更多的信息让人确认它。人们认为莱佛士记载的名字Bore-Budur 以及衍生的 BoroBudur,在英语语法中表示婆罗(Bore)村附近的庙宇;书中多数佛塔都用附近的村庄命名。如果按照爪哇语的习惯,佛塔的名字应该是BudurBoro。莱佛士同时认为 Budur 可能对应于现代爪哇语中的Buda(古代的),即是:古代的婆罗。另外一种假设认为 Boro 源于古爪哇语的bhara(尊敬的),佛塔的名字就是“尊敬的佛陀”。也有人认为佛塔的名字来自于爪哇语的biara(庙宇),意为“婆罗的庙宇”。

没有文字记录谁是婆罗浮屠的建造者,也不知道为何而建。通过比较佛塔隐式地基的浮雕和王室族谱的铭文,人们估计佛塔建造于公元八和九世纪。婆罗浮屠可能于公元800年建成。

公元760年-830年是中爪哇夏连特拉王国的鼎盛时期,而夏连特拉王国受到三佛齐帝国的影响。建造过程估计历时75年,于公元835年竣工,正值三佛齐大君Samaratunga当政。人们分不清当时爪哇的印度教和佛教统治者。夏连特拉王国被看作是佛陀的虔诚信徒,但在Sojomerto出土的石碑却说明他们是印度教徒。Kedu平原周围平原和山上的许多印度教和佛教庙宇就建造于这一时期。包括婆罗浮屠在内的佛教庙宇大约和印度教的湿婆神庙巴兰班南(Prambanan) 同时建造。

公元732年,夏连特拉王国的开国君主Sanjaya王下令在婆罗浮屠以东10公里外的Ukir山上建造印度教湿婆神庙lingga。根据Kalasan族谱,Sanjaya的继承人Rakai Panangkaran却于公元778年建造了佛教庙宇Kalasan。人类学家认为宗教在爪哇从来没有导致严重冲突。信奉印度教的国王可能庇护佛塔的建造,佛教徒国王也可能反过来。王朝和文化的延续可能不受国教更替影响。

3

1382303239955p187br14rsbdskb0pl55bf1j3b1e

未标题-1

 

色拉寺

20091213125620_400色拉寺全称“色拉大乘寺”,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与哲蚌寺、甘丹寺合称拉萨三大寺,是三大寺中建成最晚的一座。 色拉寺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拉萨北郊3千米处的色拉乌孜山麓,周围柳林处处,自古就是高僧活佛讲经说法之地,有许多僧尼小寺环绕其间,寺东和寺南有普布觉寺、米琼热尼库寺、贡巴萨寺、帕奔岗寺、扎西曲林寺、曲桑寺、嘎丽尼姑寺;寺后还有珠康日却、色拉却顶寺等等。
明永乐十七年(1419),宗喀巴弟子绛钦却杰兴建,成于明宣德九年(1434)。后绛钦却杰应召赴北京,受封大慈法王。回藏后将钦赐经像等珍藏于寺内,至今仍存。寺内有结巴、麦巴、阿巴三札仓(经院)。其全盛期寺中有僧8000余,规模略次于哲蚌寺。
色拉寺内保存着上万个金刚佛像,大多为西藏本地制作。还有许多是从内地或印度带来的铜佛像。大殿和各札仓经堂四壁保存着大量彩色壁画原作。最著名的塑像就是大殿里的“马头明王”像。在四层吉札仓里面,进大殿直走,过一排小殿,最里面就是。当了人会把头伸进一个小神龛里面,用头触那个雕像的基座。
色拉寺有妙音殿(甲失拉。主要建筑有措钦(集会殿)、吉扎仓、麦扎仓、阿巴扎仓及32个康村。早期建筑以麦扎仓、阿巴扎仓为中心,后经历代增修扩建,才具有今天的规模,所以平面布局上无整体规划。但色拉寺的建筑密而不挤,杂而不乱,因地制宜,主体突出,体现了格鲁派大寺的特有风格,全然是一座宗教城市。

措钦大殿是色垃寺最大的殿堂,也是色拉寺宗教事务的管理
中心。1710年由固始汗(公元1582年~1654年)后裔拉藏汗(公元1705年~1717年执政)直接赞助修建的。大殿们于色拉寺的东北部,高四层,由殿前广场、经堂和5个拉康(佛殿)组成。殿前广场遍铺片石,面积约2000平方米;经堂大门面向正南,门外为双排10柱的前廓,廓壁彩绘四大天王像。经堂方柱如林,有长柱89根、短柱36根,面积近2000平方米。经堂中央以长柱升起天井,用以采光。殿堂原主供释迦也失塑像。[3-4]
第七世达赖(格桑嘉措)圆寂后又制作一尊5米高的强巴佛鎏金铜像供于东侧,此外还有宗喀巴师徒三尊、格如坚才桑布、多杰朗觉等格鲁派高僧塑像和一座尊胜塔。强巴佛鎏金铜像造型精美,坐于双狮须弥座,足踏仰莲座,两手作转法轮印,面相圆满,神态安详。经堂后部为3座佛殿:强巴佛殿居中,内供措钦大殿主尊强巴佛,形体高大(高约6米),身体在一层,头部在二层;强巴面容佛殿,背光为组合圆雕的神鸟、摩羯鱼、龙女等,形象生动,雕饰精细。强巴佛像两侧彩塑八大菩萨(亦称“八大随佛弟子”,即文殊菩萨、弥勒菩萨、观音菩萨、普贤菩萨、大势菩萨、虚空菩萨、地藏菩萨、除盖障菩萨)立像和两忿怒神像。
靠南墙的高大经架上珍藏着明成祖赠送给释迦也失的永乐八年(公元1410年)版《甘珠尔》经书105函(原为108函),这部经书是第一部藏文印刷佛经版本,在中国版本学的研究和印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强巴佛西侧是罗汉殿,殿内正中供奉释迦牟尼佛像,两侧为十六罗汉和四大天王塑像,均为泥塑彩绘。十六罗汉原为释迦也失从内地带来的木雕像,后临样泥塑,将木雕像置泥像腹中。塑像基本保留原来明代的造像风格。强巴佛殿东侧是大威德殿(结几拉康),主供十一面
金刚牛头塑像,此外还有依怙神、白拉姆(吉祥天女)、朗色多闻天王等护法神像。殿两侧置经架经书。
措钦大殿二层两则为僧舍。后部正中为强巴面容佛殿,强巴塑像两侧供有贡如坚赞桑布灵塔、杰第曲吉村灵塔和一座尊胜塔。佛殿两侧是慈悲殿,面积很小,主供千手千眼观音,以及度母、六臂金刚等铜像。三四层为措钦大殿堪布赤巴(法台)的居室、经堂和“喇吉”(色拉寺管理机构)为公的场所以及达赖喇嘛来寺讲经时的居室。四层之上起一屋架,冠以歇山式金顶,屋脊上装饰宝盘、宝珠、倒幢、人身神鸟,四个翘角饰摩羯鱼首,金顶下采用内地的斗栱形式承檐,更增加了大殿的宗教气氛。
吉扎仓是色拉寺最大的扎仓,面积1702平方米,仅次于措钦大殿。初建于1435年,创建人为贡久洛真·仁钦僧格。仁钦僧格系后藏人,年轻时拜释迦也失为师,后从宗喀巴习显、密教法,并依宗喀巴(格鲁派始祖)意愿建吉扎仓,为第一任堪布(住持)。吉扎仓,高四层,仅经堂就有柱100根。经堂内遍挂唐卡、伞盖、帏幔,四周墙壁遍绘释迦传记和各种护法神像。
殿内北部供有多座灵塔和造像。殿内北部供有多座灵塔和造像。从东向西依次为二降神银塔、德钦希巴兰布(著名格西)灵塔、赤钦洛桑扎西(甘丹寺赤巴)灵塔、扎底钦久·强白崔真(著名格西)灵塔、赞布瓦·洛桑坚赞(第二十八任第司)灵塔、达孜米旺·阿旺曲丹(热振第一代活佛)、第一代扎底曲桑活佛灵塔、赤钦·丹巴绕杰(第二代热振活佛)灵塔。在众多的灵塔之间还供奉着第八世达赖(强白嘉措)、第十三世达赖(土登嘉措)、第二代和第九代热振活佛,以及吉扎仓一些著名的高僧、活佛造像。经堂的西、北部有5个佛殿:三世佛殿位于西侧,殿内供奉过 去、现 在、未 来三世佛和八在菩萨像;马头金刚殿(达真拉康),内供吉扎仓创建人洛真仁钦亲塑的马头金刚像,以及依怙神、忿怒神等护法神像,梁柱和墙壁上还挂有许多狰狞的面具,极为恐怖;强巴佛殿内主供强巴佛、十一面观音等塑像;宗喀巴殿主供宗喀巴大师,还供有吉扎仓历代高僧塑像;妙音殿(甲失拉康)位于经堂东北角,主供妙音铜像。[3-4]
吉扎仓二楼有两个佛殿:西侧是面容殿(协惹拉康),主供吉扎仓保护神马头金刚的面容:东侧为观音殿(坚热赛拉康),主供观音菩萨像。三楼还有一个尊胜殿(朗杰拉康),所供佛像现已不存。四楼中间为达赖来寺讲经进的卧室,两侧为扎仓堪布(住持)和其他管理人员的住房。
麦扎仓是色拉寺的早期建筑。始建于1419年,为寺庙创建人释迦也失所建。据说始建殿堂毁于雷击,后于公元1761年由贡钦·强曲彭巴重建。面积1620平方米。经堂中有长柱8根、短柱62根,主供释边牟尼铜像,列供于两侧的造像有未来佛、无量寿佛、药师佛、妙音菩萨、宗喀巴师徒三尊、第七世菩萨、宗喀巴师徒三尊、第七世达赖、第三代策默林活佛(贡觉丹贝坚赞)、帕邦喀活佛等铜像。
经堂北侧有4个神殿:最西边是护法神殿(特乌拉康),主供护法神“特乌”,特乌置身殿堂内的神龛中,只显露出上半身,龛门雕刻飞云中起舞的一对人骨架,门两侧雕刻数十具骷髅;龛中的护法神环眼怒睁,巨口忿张;殿中供奉的六臂金刚、白依怙神、十三面牛头金刚、忿怒神等塑像也都威武可怖,整个殿堂充满神秘恐骇的气氛。护法神殿东侧依次为罗汉殿(乃登拉康)、释迦牟尼殿(祖拉康)和宗喀巴殿(宗喀拉康),殿内分别供有十六罗汉、释迦牟尼佛和宗喀巴大师塑像。
麦扎仓二楼有太阳神殿(尼玛拉康)、甘珠尔经殿(甘珠尔拉康)。甘珠尔拉康原藏有108部金粉书写的《甘姝尔》和其他经典,“文革”中散失;现殿内佛橱中供有千尊度母小铜像。三楼中间为达赖卧室,两侧为扎仓强崔的住室及办公场所。
阿巴扎仓是色拉寺的早期建筑,也是色拉寺的密宗扎仓,公元1419年由释迦也失创建,当时作为色拉寺的措钦大殿,公元1710年现措钦大殿建成后始改为扎仓。面积1517平方米。高三层,由经堂和4个佛殿组成。经堂有长柱4根、短柱42根,主供释迦也失塑像,两侧供有贡若坚村桑布、赤钦丹巴让吉、杰尊曲吉坚村、宗喀巴师徒三尊、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等塑像。
经堂四壁遍绘壁画,有释迦牟尼传记、六庄严(即龙树、圣天、无著、世亲、陈那和法称)、密集金刚、西方有乐世界等题材。经堂北侧的罗汉殿(乃登拉康)供奉释迦牟尼、十八罗汉和四大天王、马头金刚(为慈悲观音的化身)、忿怒神(为佛在降魔除障时显现的“法身”)等塑像。罗汉殿的东侧是大威德殿(结几拉康),主供大威德塑像(格鲁派主修的护法神)。据说这尊神像是释迦也失特请后藏雕塑家夏艾哇塑的。塑像腹是装藏有热罗扎哇的一个拇指,塑完后释迦也失亲自主持了开光诵经仪式。大威德神像两侧共有吉祥天女、六臂依怙神、四臂依怙神、多闻天王、白梵天王等塑像。
阿巴扎仓二楼为僧房和无量光佛殿(温巴埋拉康),殿中供有无量光佛合金像、贡若坚村桑布包银灵塔、杰尊曲结坚村包银灵塔,还有一座拉藏汗(?~1717年,清代蒙古和硕特部贵族首领)出资修建的善逝塔。三楼主要作为达赖的卧室。

1_110821111824_1 181-1375246476236-994
o201105241151062319 t01f8d563decc94bb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