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南华寺

1

南华寺位于南非豪登省布隆赫斯市郊区的一座文化公园内,距离比勒陀利亚约50公里,占地面积2.4平方公里,是非洲最大的佛教寺庙,也是佛光山在非洲的总部。
南华寺位于南非豪登省布隆赫斯市郊区的一座文化公园内,距离比勒陀利亚约50公里,占地面积2.4平方公里,是非洲最大的佛教寺庙,也是佛光山在非洲的总部。

布隆赫斯市政行政长官、前教堂部长亨尼·森凯尔(Dr Hennie Senekal)曾到台湾鼓励当地富商到他家乡投资并与台湾佛光山结缘;1992年3月,森凯尔捐献6公顷土地给佛光山修建佛教文化与教育寺庙。随后,佛光山宗教事务委员会(Fo Guang Shan Religious Affairs Committee)派时任工程监院的慧礼法师前往南非为佛教法传非洲开启新页。1992年,南华寺开始建造,2005年正式开放,佛光山第七任住持(2005年迄今)、临济正宗第四十九世传人心培和尚(Most Venerable Hsin Pei)亲临现场。

自南华寺主体寺庙建成以来,南华佛寺宾馆(Nan Hua Buddhist Temple Guesthouse)、非洲佛教神学院(African Buddhist Seminary)、南华村(Nan Hua Village)、大会厅(Assembly Hall)等建筑陆续建成。南华寺以慈善救助作为桥梁,从食品、衣物、药品乃至轮椅的捐赠,一步一脚印的敲开原本封闭的南非各阶层,广结善缘,慢慢融入非洲大地。

大凡寺庙道场的兴建,一定都会有某些特殊的因缘。位于南非布朗贺斯特镇的南华寺之所以盖建,就是缘起于一盏光明灯。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南非台侨李兰龄之父旅游南非时,不幸中风住院,昏迷时经常叫嚷“快帮我点灯!”,李家为天主教徒,根本不知点灯为何物,后经信佛的亲戚引介,在台北普门寺为李父点光明灯后,李父病情好转出院。自此与佛光山结缘的李家,得知布朗贺斯特镇有意开辟文化社区藉以吸引台商前来投资时,透过普门寺慈庄法师的引荐,由该镇市议长汉尼幸尼柯尔博士亲赴台湾拜访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并签定赠地契约。

九零年代伊始,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眼见欧亚美澳都有了佛光山道场、弟子及信徒,独缺素有黑暗大陆之称的非洲仍是佛法沙漠,在获得赠地后,表明法传非洲机缘已到,时任工程监院的慧礼法师举手表示愿意衔师命前往南非为佛教法传非洲开启新页。

非洲佛学院为本土扎根南华寺于一九九四年成立非洲佛学院,敞开大门,向非洲本地高中以上学历的青年招手,一批批来自南非、刚果、坦尚尼亚、奈及利亚、迦纳、马拉威、马达加斯加、巴西、纽西兰的年轻人进入佛学殿堂,为他们自己也为非洲佛教写下崭新的一页。

佛学院的教育以短期出家学习,希望他们能以中文学习佛法,以本土话传播佛教,尤其佛教是个讲求平等、包容与尊重的宗教,是要化解种族歧视的不平等,正是目前非洲最需要的宗教。

到目前为止,已有一位刚果籍的慧然法师回到该国住锡弘法,非洲佛教本土化已然跨出一大步。另有将近十位由非洲佛学院毕业送回本山的学僧,不论是在本山或其他各道场,都能充分运用本身的双语或多语优势,发挥本职学能,为佛教的国际化做出贡献。

慈心悲愿与本地人结善缘对华人而言,南华寺已成为精神中心,为了溶入本地社会,为了广结善缘,南华寺以慈善救助作为桥梁,从食品、衣物、药品乃至轮椅的捐赠,一步一脚印的敲开原本封闭的南非各阶层:在黑人部落,他们感恩于南华寺及佛光会的救助,也懂得顺口道一声阿弥陀佛;在原本自视甚高的白人族群里,越来越多人报名参加禅修班,透过心灵禅修,探讨人生真谛,佛教遂成为当地民众趋之若鹜的选择。南华寺透过每年举办光明和平节之活动,与其他各宗教和平共存,互信互助,共同为天下苍生点光明灯祈福,一起为世界各种族的和平祝祷,各宗教领袖也藉此难得机会,敞开心胸交换传教弘法的经验,在观摹与比较里,无形中也促进了文化的交流。

5

7

SONY DSC

6

3